移动版

资本“黑马”王仁果以股偿债 泰合健康高溢价易主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09:52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深圳

控股泰合健康(000790)(000790.SZ)不到5年,“黑马”富豪王仁果因债务缠身黯然离场,背后大债主出手接盘。

3月5日晚间,泰合健康发布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,成都远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远泓生物”)拟受让四川泰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泰合集团”)持有的四川华神集团(以下简称“四川华神”)85.99%股权,以及王安全直接持有的泰合健康5%股份,交易总对价为12亿元。

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,远泓生物将合计控制泰合健康23.08%的股份。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王仁果、张碧华夫妇变更为远泓生物的实控人黄明良、欧阳萍夫妇。

人事震荡紧随而来。3月6日,泰合健康高层大变动,6名非独立董事和2名监事集体辞职。除了总裁胡远洋和副总裁李小平继续留任外,其他辞职高管均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虽然股份交割尚未完成,“泰合系”退出已几成定局。

“董事会改选预计在近期进行,相关人员的辞职自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的董事和监事后生效,具体请留意公告。”3月9日,泰合健康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控制权偿债

泰合健康是位于成都的一家制药企业,前身是1998年上市的华神集团,主营三七通舒胶囊、鼻渊舒口服液、伏立康唑片、利卡汀等品种。2015年8月,泰合集团以13亿元从前实控方“华敏系”手中接过四川华神72%股权,间接获得上市公司18.08%股权。

王仁果与妻子张碧华入主后,将华神集团更名为泰合健康。2016-2017年间,王仁果的父亲王安全还从二级市场竞价买入了泰合健康5%股份,耗资2.68亿元。王仁果家族对泰合健康的股权控制比例上升至23.08%。

到手的股权还没捂热,泰合集团就卷入了一桩桩债务纠纷。到目前,四川华神和王安全持有的泰合健康股份均接近100%质押,且四川华神所持股份绝大部分处于被冻结状态。

“泰合集团已经无力偿还债务,只能转让上市公司的控股权,解决债务纠纷。”3月7日,成都地区一位投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据披露的协议信息,远泓生物以对泰合集团债权,并承接、代偿泰合集团及其相关方部分债务作为此次受让股份的对价。

其中,6000万元用以偿还泰合集团欠德胜钒钛的债务;1.5亿元用以偿还泰合集团欠沛华实业的债务;5.3亿元将支付给恒天中岩投资,用以偿还其关联方泰合华仁实业的债务;4000万元用以偿还关联方青年置业的债务;3000万元偿还给工商银行广安分行。

接盘方远泓生物也是泰合集团的债主之一。此次股权转让总对价中,约有3.85亿元为泰合集团欠远泓生物的债务本息。双方的债务纠葛源自上一次未成功的股权转让。

早在2018年,四川商人黄明良就有意入主泰合生物。当年5月,远泓生物拟通过受让泰华集团持有的四川华神85.99%股份,间接取得泰合健康的实际控制权。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签署后,远泓生物向泰合集团支付了1.2亿元预付款。6月8日,远泓生物又向泰合集团出借1.8亿元。

这桩交易最终未能谈拢。泰合集团于2018年7月致函远泓生物终止了股权转让交易,原因是“双方未能就交易细节问题达成一致意见”。然而,此时泰合集团已无力退还定金。远泓生物将其诉至法院,提请财产保全,泰合集团以及四川华神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。

僵持之下,双方重回谈判桌。在2020年3月5日再次签署协议当天,泰合健康收盘价为5.05元/股,总市值仅为31.1亿元。而远泓生物以约12亿元的对价获得上市公司23.08%股权,对应泰合健康整体估值在52亿元左右,交易溢价高达67.2%。

债务缠身

祖籍四川广安的王仁果靠房地产发家,却志在金融,其执掌的泰合集团在十余年间形成了金融为主业,横跨大健康、文化旅游、房地产、教育、农业的产业布局。

资料显示,泰合集团曾经控股四川广安思源农商银行、广安恒丰村镇银行,参股四川仪陇农商行、四川巴中农商行等多家民营银行,自持或管理21家高星级或主题式酒店,控股3所职业院校,旗下还有成都成华民信小额贷款公司等多家担保、小贷公司,形成庞大的“泰合系”。

泰合集团连续4年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。不过,直到2015年入主泰合健康时,王仁果才开始在资本市场露面。此后两年间,王仁果频频出击,其动作之迅猛,被外界称为资本市场的“黑马”。

拿下泰合健康的控制权只是王仁果的首战。2017年9月,王仁果瞄上了四川上市公司宏达股份(600331.SH),拟斥资43亿元拿下宏达股份的控股权。同年12月,王仁果又与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金属利用(01636.HK)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拟以21.45亿港元拿下后者的29%股权。

财报显示,截至2017年6月30日,泰合集团资产总计201.77亿元,净资产69.04亿元,资产负债率65.78%。

蹊跷的是,王仁果突然“失联”了。2018年1月2日,泰合健康发布公告称,实际控制人王仁果失去联系。直到1月19日,王仁果才恢复正常履职。2018年5月,王仁果再度“失联”,这一次,其到11月份才再度出现。

“王仁果是玩资本的,入主泰合健康后,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整合或者投入,公司的经营也没什么起色。后来又想快速拿下几个资本平台,资金链紧还不惜放杠杆,太急了。”上述投资人士告诉记者。

上述并购动作随着王仁果的两度“失联”而相继告吹,泰合系的债务问题开始浮出水面。

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泰合集团曾与德胜钒钛签署协议,双方拟就宏达股份的股权转让事宜进行合作,德胜钒钛因此向泰合集团支付款项6亿元。但在收购告吹后,泰合集团仅向德胜钒钛偿还本金1.5亿元,剩余款项已无力偿还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德胜钒钛是中国500强德胜集团的创始企业,是四川重要的钒钛资源循环经济园区和精品建材基地,钒金属年产量1.5万吨,产量位居国内第二,全球第三。

截至2019年末,泰合集团对德胜钒钛尚有本息合计约5.165亿元债务未偿还。

黄明良入主

王仁果退出后,另一位四川富商黄明良接盘入主泰合健康。

作为此次交易的对手方,远泓生物成立于2016年3月,四川星慧酒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星慧集团”)持有100%股权。黄明良、欧阳萍夫妇分别持有星慧集团97.33%、2.67%股份,夫妇两人共同控制星慧集团。

资料显示,远泓生物是一家专注于全球工业生物中间体应用研发与生产销售、生物医药技术研究与投资以及健康管理的科技公司。截至2019年末,公司拥有总资产5.84亿元,净资产9960.9万元,资产负债率82.94%。2019年度,远泓生物的营业总收入378.59万元,净利润为3127.67万元。

由于新成立不久,远泓生物在业内并不知名,其曾在2018年3月以1500万元入股了新三板的辅正药业(836450),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。

尽管黄明良更多以房地产商的身份为外界所熟知,但在远泓生物之外,黄明良陆续布局了不少医药健康相关的资产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黄明良控制的医药资产中,远泓生物、远泓药业、成都福康元大药房、成都福康元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涉及药品销售领域,会与泰合健康构成同业竞争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